款冬

👻

悼词:

不要指望上有天堂,或下有地狱

你死了就是死了

永别了

你的来世在等着你吗?

哦,当然,当然在等

等着你的是腐败和肥料

以及冷酷无情的腐烂、腐烂,还是腐烂

随着你从天才退化到蝇蛆

离我而去的你

我当然会为你悲伤

尽管悲伤从来不能延长生命

或哄骗死亡笼罩下的生命多喘一口气

 

 

《终止》

 

好冷

 

 

一个片段

好想看一方的外传啊
我根本写不出他们有多好

 

 

ACCELERATOR从床上坐起来,立刻开始咳嗽。木原的子弹射中大脑前叶后,拼尽最后的力气确保LAST ORDER安然无恙,哪怕是呱太医生,也无法让他恢复到从前。

他很弱,从小的营养不良使得他身材单薄,甚至整体比例显得有些不太协调,常年反射紫外线使得他整个人显出病态的苍白,发色也呈现出苍白。

体力恢复不是问题,哪怕是寄居篱下,ACCELERATOR依旧自如地翘着二郎腿,双手枕在脑袋下方闭目养神。

御坂御坂盘腿坐在病床前拍着手,“你醒啦!御坂御坂如此庆祝到。”

ACCELERATOR歪头,“( ̄_, ̄ )烦人的小鬼。”

LAST ORDER跳到床边,双手叉腰,“御坂御坂要去地下街玩游戏,你就自己准备晚饭等我回来吧!御坂御坂如此汇报道。”

弯腰咳嗽了几声,ACCELERATOR伸出手臂,“过来。”

LAST ORDER从来没有被这样轻柔又狂热地抱过,实验室的研究人员不会,妹妹们不会。ACCELERATOR低头凝视着她。

被人这样温柔的盯着让她有一种奇异地感觉,LAST ORDER感觉她人造的身体隐隐开始热血沸腾。

ACCELERATOR轻轻拍着LAST ORDER的头,依旧盯着她看。

窗外,雷声乍响。雨点落在雨棚上敲出不规则的节拍。ACCELERATOR轻轻晃动着手臂,和着雨点哼起了歌。

“御坂御坂不需要如此全方位照顾哟。”

“你闭嘴。”

渐渐进入梦乡,有时候ACCELERATOR会倏然收紧手臂,LAST ORDER甚至怀疑自己要被折成两段了。按正常情况来说,这种侵扰会令LAST ORDER感到十分不爽,但如果是ACCELERATOR,就情有可原了。她被紧抱地喘不过气来感觉依旧很好。

他愿意保护她,愿意陪伴她,愿意照顾她,愿意为她做更多。

她也是。

 

Mr.10

END

全文见链接 

 

 

清晨的阳光照进屋里。

昨天一夜,一帆都没怎么睡着。失而复得的惊喜感与何去何从的慌张感不断在脑子里盘旋。

乔一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睑肿胀。他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好让自己清醒一些。

顺手拿起毛巾擦了一把脸,目光落在台面上的两根牙刷上。

喻文州,许久不见,你是不是已然忘记了我。

 

一帆终于痊愈,高英杰由衷地替他高兴,同时又隐隐有点担忧

——一帆要怎么面对那个世界。

真心以待却遭抛弃,如何不入万劫不复之地。

 

“天气这么好,我们出去玩吧!”高英杰翻着导航,“好久没回乡下了,去逛逛?”

 

今天的太阳非常大,乔一帆戴着斗笠穿梭在干裂的土地上,田野里男人女人们辛勤劳作,弯腰拔草间嘻嘻笑笑。

光亮下普通而隽永的生活,是可以填充掉优柔和悲伤的。他们天真又富有,身后跟着野鸭,脑袋上飞鸟盘旋。

乔一帆眯起眼睛,太久了,那种把自己隔离出去的生活,以至于现在甚至不大习惯站在这里和世界没有距离的见面。

 

傍晚的霞光染红了天际,映照在乔一帆的脸上。

和爷爷并排躺在藤椅上,抿一口茶,“一帆啊,怎么这次回来没见你玩游戏?电脑也不带?”

已经很难从游戏里体会到那种飞扬的快感了,带来的,只是沉重的压力。

“难得回来一次嘛。”

 

“有一帆的消息吗?”一周来,喻文州翻遍了乔一帆的各个社交软件,在所有能想到的地方奔走。

他终于意识到一帆在他生活中的不可或缺性。

医院、家、公司、宿舍,他停止了工作,漫无目的地寻找,只是依旧杳无音讯。

 

或许,一帆已经不在G市了?

 

喻文州坐在沙发里使劲挠头,下意识瞟向旁边的椅子,好像一帆就像往常一样坐在那里。

 

人间蒸发吗?

 

一个名字浮现在他的脑海。

 

高英杰。

 

喻文州摩挲着从保险柜深处翻出的戒指,少顷,拎着行李箱出门。

 

“爷爷,一帆是不是订过娃娃亲?”高英杰看着乔一帆脖子里滑出来的戒指问道。

 

“额,一帆爸妈订的,那孩子比一帆还大几岁。”

 

“谁啊?爷爷知道吗?”

 

圆月初升,晚风吹起衣袂。

 

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月亮也看不出来我想你。

 

乔一帆把手交叉枕在脑袋下面,闭上眼睛。

 

“管他是谁,指腹为婚这种事情,你是古代人吗?”

 

下了飞机,一个发传单的小姑娘拦下喻文州,“先生,烟雨珠宝做活动,新品主打戒环系列,先生看看吧。”

 

“不必了。”

 

“先生你手上带着的这个光泽度已经很差了,不如换一个吧。”

 

“不必了,这是对戒,我心上人一直戴着。”

 

乔一帆透过窗户望向窗外。

 

小时候总是会这样看着窗外,想象长大以后的世界是怎么样的,多久没有这么看向窗外了?什么时候开始,只活在当下的忙忙碌碌中了?什么时候开始,被工作量压垮所有的幻想了?

 

圆月朗照。

 

乔一帆苦笑,你不过是众多玩家中的一个,平平无奇,凭什么非你不可呢?

 

翌日清晨,“一帆,我订了五点越云的火锅,你到时候记得过来啊。”高英杰出门前叮嘱着。

 

“知道了。”

 

乔一帆看看手表,五点十分,英杰从来不迟到的。火锅的香味刺激地胃一阵阵紧缩。

 

“找的我好苦。”

 

乔一帆闷声用力咬着牙。

 

高英杰邱非趴在后方的椅背上朝喻文州胡乱比划着什么。

 

“就算状态不好也没什么,一帆还是一帆,没有人能替代的。”喻文州有点害羞,把手撑在桌面上。

 

高英杰眼尖,指着那枚指环拼命掐邱非。邱非吃痛,却也不敢叫出声,只好咬牙忍着瞪高英杰。高英杰用手指在脖子处比划了一下,指了指乔一帆,比了个心。

原来是这样么。

邱非暗自高兴。

猛料!

新闻!

这是哪里来的大喜事!

 

乔一帆深吸一口气,抬头,“你怎么在这儿。”

 

“千里寻妻。”

 

喻文州带着温柔的微笑凝视着乔一帆,挥了挥自己的左手。

 

 

 

 

 

 

 

 

 

 

 

 

 

 

 

 

 

 

 

 

 

 

 

 

 

 

 

 

 

 

 

 

 

“所以你早就知道我就是那个被订婚的?”乔一帆坐在副驾驶座里发牢骚。

 

“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订过娃娃亲,还想着怎么领着你跟人家去道歉呢。不过那天在家里翻关于你的东西,翻到这个戒指,想起来有一次你在我家洗澡,脖子上戴的那个好像跟这个一样,又去问了爷爷。”仿佛黄少天附体。

 

“英杰你就这么把我卖了?”乔一帆继续抱怨。

 

高英杰不理他,笑嘻嘻,“我可是功臣,大功臣!啥时候结婚?大功臣不用再破费给红包了吧?”

 

“邱非!收了他!现在!立刻!马上!!!”

 

 

 

 

Mr.9

 

 

 

G市。

喻文州一反往常,显得很焦虑很烦躁。

“一帆!这里是战法设下的陷阱!”

卢翰文小声抗议,“我不是一帆啊。”

喻文州闻声一愣。

“啊,哦,不好意思。我们继续。”

乔一帆不在,喻文州代替他挑起了复盘等常规队务。

黄少天叹息道,“文州,你还是放心不下吧。”

“什么?”

“哎,我们也能理解一帆的苦楚。毕竟,作为逻辑型选手,手速变慢还不足以成为致命性的打击,思维跟不上对他来说才是重击。一时间面对不了这样的事实,选择人间蒸发也是有的。”

 

喻文州颇觉意外地听着,显得有点不知所措。

 

手速?

 

思维?

 

人间蒸发?

 

喻文州心不在焉地吃着饭,一不小心咬破了舌头。

 

那天一帆来找自己的时候,也是午饭的时候。

 

门铃响起,乔一帆手足无措噙着泪水站在门外。喻文州吓了一跳,肯定是因为网上那些莫须有的罪名,那些刻薄的言论对于一帆来说太过分了。

 

我当时,做了什么来着?

 

喻文州苦思冥想,他相信自己一定会柔声安慰他,告诉他,不要在意那些言论。

 

然而,一帆却脸色骤变,一言不发,眼里看不出是悲伤还是愤怒,转身离开。

 

喻文州回想着当天发生的一切,苦闷不堪。放下筷子,看向旁边空落落的懒人沙发,一帆总坐在那儿。

 

闲下来的时候,一帆总是捧着杯茶窝在那里,现在,那里却空落落的。

 

一帆离开多久了?

 

不知道。

 

或许这段时间自己完全不在状态,完全是因为一帆的离去?

 

“饭都凉了。”黄少天把喻文州拉回现实。

 

“人间蒸发?”喻文州冲着黄少天发问。

 

“嗯。”黄少天整理资料的手顿了一顿。

 

“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告诉我?!”喻文州的语气染上一层愠怒。

 

黄少天转过身,加重语气,“事发突然,当时一帆在走选手通道的时候受到黑粉攻击,直接晕倒在比赛席,你也没去医院看望他。”

 

“……”喻文州无言以对,好像,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一帆一直等着你去看他。”

 

喻文州的脸上露出一丝不悦,一丝苦涩。

 

“一直等我去看他,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说了啊,你自己当没听见,一直忙着招新还有扩大的事情。”黄少天也发怒了,“一直以来,公司里谁不知道你和一帆关系好,一帆住院了,还要我提醒你去看望吗?!”

 

喻文州低下头。

 

“当然,不能怪你。其实,我,怎么说,面对那样敏感又脆弱的一帆,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做什么。”

 

“你不知道?只要你一句安慰一句支持就足够了啊。”

 

“我是这样做的啊。但是他转身就走了。”

 

喻文州会想起那天一帆离开时的眼神,心略微有点疼。

 

一帆从网游时期就被自己挖掘,一步步合作,成长到今天。

 

一帆身上那种细腻与缜密,以及谦逊而有担当的性格,正是自己所偏爱的。喻文州不知道一帆离开以后,还有谁能如此契合自己。

 

面对这种从未预料过的情况,喻文州有些慌了。

 

好像长久以来勉力建立的默契被打破了一样。

 

“你,好好想想吧。”

 

 

关于出柜

为什么好像我们看到的出柜者都那么优秀

因为不优秀的那些,没有勇气向这个世界坦白呀


只有最顶尖最优秀的那些

才能享受最普通的待遇


MR.8

 

 

 

“欸!回神!”

高英杰举着一个虾饺送到乔一帆嘴边,乔一帆尝了一口,顿时脸上阳光灿烂,鼓着腮帮子对着高英杰比了一个“OK”的手势。

“好吃的!”

满满的一条街都是让人哪怕不饿也会垂涎欲滴的美食,乔一帆高兴地拉着高英杰到处乱逛。

 

“你别走那么急嘛,又不着急去投胎。”

高英杰端着杯奶茶忙着追赶人群之中的一帆,脚下一个趔趄,刚好和旁边一个中年男子撞了个正着。一杯奶茶汩汩流出,全泼在了中年男子的裤子上。

“瞎啦!你撞到谁了你知道吗?!”

高英杰涨红了脸,连忙拿出餐巾纸蹲下替他擦拭,“对不起对不起。”

“说句对不起就完事儿了?蠢货。”

中年男人不解气,用手指戳了戳高英杰的脑袋。

不远处的邱非脸部表情变得僵硬。

只见高英杰站起身,冷冷的,“我做的不对我给你道歉,但这不是你辱骂我的理由。”

“呵,骂你蠢货还算轻的,骂你蠢货怎么了?”

邱非打开手里奶茶的盖子,照着中年男人的脸上泼了上去。

男子怒火中烧,扬起手要打人,被邱非一把拧住了手腕,旁边的人拉了拉男子的衣服,示意他别惹事儿。

“靠,不跟毛头小子一般见识。”

男子骂骂咧咧地走了,乔一帆悄悄伸腿,绊了他一跤,朝着英杰眨眨眼。

看,我帮你报仇了哦。

 

乔一帆挤到高英杰身边,只看到了一个有点熟悉的后脑勺。

“邱非?!”

邱非讪讪地笑了笑,“欸。。。”

“你俩认识?”

乔一帆亲昵地一手挎住一个,“这是邱非,我们那边一家电竞周刊的记者,这是英杰,薇草一哥哦。”

“不过邱非你怎么会在这里?”

 

邱非瀑布汗,总不能说自己跟着你一起过来还盯梢盯了好几天吧。

“额,过来出差的。”

这也是实话。

邱非悄悄看向高英杰,高英杰假装不认识他。

呼,还好还好。

“嘿嘿,那你可千万不能暴露我哦。”

“当然,不过你都消失这么多天了,苏神叶神可惦记你了。”

 

当晚乔一帆随便拿了张马甲号登录游戏,QQ里找到两位前辈。

“哟,一帆啊。”苏沐秋看见叶修一脸得意的样子,凑过来看。

“看见没,我就说一帆不会被打倒的。”

苏沐秋白他一眼,“谁说会了。”

点开视频。

乔一帆看见对面两张熟悉的脸,忽然有了一种想哭的冲动。

“欸,一帆,别忙着感动啊。”

高英杰也凑过来,“苏神好叶神好”

“英杰啊。”

苏沐秋和叶修相视一笑。

“来JJC,2V2吧。”

两位神级前辈亲自邀约,没理由拒绝。

乔一帆纵是心中再不情愿,也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又是一场指导赛。

魔道学者被炮火压制,左闪右躲,一帆想给出辅助却总是慢半拍。

这边苏叶两人轻易地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交换个眼神,稍稍放慢一点点节奏,不急着攻击,倒像是放风筝玩儿。

在乔一帆慢慢找到自己节奏的时候骤然加快对魔道学者的攻击,最终的巴雷特狙击还是被及时赶到的冰阵拦下。

尽管还是输了。

“打得不错,后半段思维跟的很好。”叶修如是说。

高英杰惊呼出声,指着屏幕上的APM统计,峰值300+。

“一帆!”

乔一帆又试着敲了敲键盘。

久违的感觉。

泪如泉涌。

那段沉闷到黑暗的日子终于要过去了吗?

 

“多亏两位前辈!”高英杰快乐地表达着自己的谢意。

“谢什么,打得不错,继续努力。”

“好!”

 

 

 

Mr.7



 

门口的那家餐厅里,高英杰又碰到了邱非。

不似初见时候的陌生和敌意,两人在等位的时候开始熟门熟路地聊天。

邱非从包里拿出一份电竞周刊,版面最大一块给了失去队长的蓝鱼。

“队长失踪,加上没有新人加入,战队成绩直线下滑。你怎么看?”

“肯定又要有帖子说一帆不负责任了吧。让他们说去,一帮人闲着没事儿干,整天就知道嚼舌根。”

几天的相处,高英杰慢慢地感受到的邱非眼里的善意,慢慢地愿意与他谈论一些一帆相关的话题,只是不承认一帆的行踪。

依旧打包了两份午餐离开,邱非意识到高英杰话里话外无不在维护乔一帆,而且现在看来,他把乔一帆保护得很好。

莫非,是情侣关系?

邱非禁不住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乔一帆是联盟里少有的Omega,照说,是会被众多Alpha惦记的。

那么,高英杰,是什么性别的?

看他身上的气质,倒也不像是温婉脆弱的Omega,可是也不像咄咄逼人强势的Alpha,难不成是Beta?

 

乔一帆低头“哧溜哧溜”地吃面,口齿不清。“英杰,晚上有美食节,我们一起去吧?”

高英杰掏出手机,点开一个页面塞到一帆面前,“战队成绩下滑,你不准备回去看看吗?”

筷子被重重放下,发出清脆的声音。

“等会儿,JJC吧。”

 

鬼剑士再一次倒在魔道学者的扫把下。

乔一帆活动了一下手指,看着数据统计,苦笑道,“看到了吧。”

巅峰APM120,多处思维跟不上。

 

“算了,让他们着急去吧,反正有喻文州在呢。美食节在哪儿?我们走吧。”高英杰显然不想对这个事实作出什么评论。

提到喻文州,乔一帆手一抖,打翻了桌上滚烫的普洱茶。

比起被烫的痛楚,内心泛起的疼痛让他更加难以忍受。

被拉到凉水下冲了很久,高英杰拿来拖把拖干了地板。

“你说,就你这么冒冒失失的,哪个Alpha能受得了你?”

乔一帆关了水龙头,回击到,“你说,你这么贤惠,怎么还没有Alpha来收了你?”

高英杰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身影。

“不会吧?真有啊?赶紧告诉我。”

“没有啦,怎么可能啊。不是要去美食节吗?赶紧走了,再不去要堵车了。”

 

所谓美食节,也就是把各个地方的小吃都聚集到一起罢了。

高英杰拉着他来到一个卖虾饺的摊位前。

“你过来尝尝,看看这里的虾饺正不正宗。”

 

记得刚到G市的时候,喻文州带着自己去吃过。

往事如烟,乔一帆不禁陷入自己的回忆之中。

 

 

Mr.6

写不动了

 

 

 

“普洱茶,不加糖,长身玻璃杯,水温刚好。”早晨六点,黄少天嘟嘟囔囔地在茶水间忙活着。

最近喻文州状态不对,他最好一点差错都不要有,也尽量少在他面前晃悠。

推开办公室的门,黄少天不由得大叫出声。

喻文州头发乱蓬蓬,领带也没打,西装外套被扔在一边,向来笔挺白衬衫也皱巴巴的。

办公桌上乱七八糟地散落着几张简历表。

黄少天弯腰去收拾,“都不满意?”

“嗯。”喻文州烦躁地抓抓脑袋,“这些都是什么?随便一个人都可以进入最终面试吗?初审的那些人都在干什么?吃白饭的吗?”

难得发火呢。

镜头前的温文尔雅都去哪儿了。

黄少天当然只敢在心里默默吐槽,嘴里说出来就变成了:“这几个已经是新人里还不错的了,文州你再考虑一下吧。”

喻文州没好气地回答,“考虑什么,再换一批。”

黄少天瞥了一眼桌上还在冒热气的茶,用调侃的语气,“文州,你知道这两天大家怎么说你吗?”

“不知道。”

“还是不告诉你了吧。”

喻文州眉头一拧,“要说快说。”

“说你灭绝长老。”

喻文州一口茶喷出来,“什么鬼。”

黄少天无所谓地耸耸肩,抽了几张纸擦桌子,“就是这样啊。这两天来的新人你可是一个都没见就全打回去了。”

又补一句:“都是事实啊。”

“岂有此理,新人质量不行,他们把关的工作不到位,还有脸说我?”

黄少天随意捡起一张,“就这个,蓝鱼工会指挥一团精英,术士,五官端正,普通话一乙,全套直播装备,哪里就质量不过关了?”

“这个,小朋友在训练营里待了两年,每次筛选都高分通过,就算大赛经验没有,去战队打个轮换也可以吧,补个亏空也行吧。”

喻文州拿过来,瞟了两眼,眉头皱紧,“指挥一团?我一点印象都没有,可见是个边缘不出彩的,什么人都能进指挥团了?公会会长呢?打电话叫他来见我。”

 

黄少天暗暗吐舌,大春啊,自求多福吧。

 

没等黄少天打电话,桌上的电话“铃铃铃”地响起来。

“要是公会那边的或者是人事部那边的就说我不在。”

听了这话,黄少天腹诽着拿起话筒,刚还说要见大春呢。

“您好,这里是蓝鱼总裁办公室。啊,不好意思,总裁临时出差了,我们这里也联系不上呢。好,我会及时转告的。”

放下电话,黄少天无奈地看着喻文州。

“这样你满意了吧。”

喻文州点点头,“很好,就这样。”

黄少天叹气,收拾好东西,看着垃圾桶里被揉成纸团的简历表,“你最近是不是生理期?”

 

收到喻文州眼刀一记。

 

“开个玩笑嘛你别生气啊诶哟我错了你别瞪我啊讲真的你最近脾气超级大这么多年都没最近生气次数多”

黄少天夸张的手舞足蹈,这时候电话铃声再次响起。

喻文州做出噤声的手势。

 

“您好,蓝鱼总裁办公室,苏沐秋先生啊,真是不好意思啊,文州他现在不在。。。。。。”

喻文州一把抢过话筒,“别听他胡说八道,什么事?当面说吧,一起去吃早茶吧。你公司楼下那家。”

黄少天惊愕地盯着他。

喻文州抓了抓头发就往外赶。

“欸!你外套不要了?车钥匙!”

送走了喻文州,黄少天重重的叹了口气。

怎么提起乔一帆呢。